• 六一国际儿童节回蓝鲸
    先坐了一个小时的地铁到仙林拜见老吕
    新校区比我想象中的漂亮多了!
    但我还是庆幸自己赶上了在鼓楼念书的时代

    老吕开一辆霸气外露的车过来
    下车,提着一瓶茅台,带我去坐地铁去吃饭
    本来说好吃完饭去看小朋友排的《枕头人》 结果喝得太高兴 什么都撂一边了
    迟到了三个小时,到剧场已经在观众提问了

    他对自己喜欢的学生 总喜欢拿狠话去激
    喝到兴起时 他说:
    “上天是特别眷顾你的,但也一定是公平的。他给了你才华,说句你要不高兴的话,你要准备好他不会给你某些东西了。”
    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笑容僵了:“要是上天就是特别特别眷顾我呢?”
    他笑:“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这样眷顾过哪个人。”
    我敬他一杯,口气却更硬:
    “那我要让您看看,上天就是这样眷顾!我这辈子要过得和我写戏一样,又有艺术性又有票房。”
    他哈哈大笑

    其实我心里慌得很
    但人生哪有什么忐忑的余地 能做的只是放狠话和相信罢了

    从剧场出来 老吕送我到地铁站
    买完票 看见他的车还停在外面
    我隔着玻璃挥挥手 他才缓缓驶走
    像一个父亲一样

    --------

    晚上和小双徐先生见面
    吃了好吃的四川人家
    然后在超市买了一大堆水果零食 到他们的新家去看碟
    他们两层楼的公寓装修得真漂亮
    我最喜欢的是徐先生裹着隔音材料的工作室,
    和阳台上一间能看到星星的小屋子

    时间过得真快 还记得大二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小双的场景
    还有一起午夜去看演出 第一次见到徐先生的场景
    那时候他俩刚好上 小双偷偷指给我和阿飞看“就是他就是他”

    吃着西瓜和酸奶 看了《纽约黑帮》和《最好的时光》
    张震和舒琪真好看
    一切都是那么简单和安静 但就是充满了甜蜜
    徐先生说“知道张震帅在哪里不?就在下巴尖!”
    小双嚷道“哦哟,快抬起你的下巴给我看看还尖不尖~~~”

    我想着心事一边笑 一边难过
    小双抱抱我,她说“就这样算了吧,有些时光正是因为回不来,所以才变成了最好的时光。”
    我想起小双跟我讲的小刀的事
    “那么美的一个女孩子,干嘛非要那个人呢?世界那么大,都已经到了意大利,难道还找不到第二个人么?”
    小双摇摇头“没办法。”
    都会过去的


    ---------

    这些日子在国内吃、睡、购物的间歇
    一直断断续续地看着No Place Like Home
    仿佛它保持了我和纽约的连接 给我输氧
    而且和《我的父亲母亲》和《How I Met Ur Mother》道理一样
    看到这些故事时 我知道作者已经全都挺过来了
    再也没有比这更真实和励志的了

    “At night, alone in the little alcove room, I think, Someday, someone will love me, and I will tell him all about this summer... and his love will erase the horror and loneliness. And then I wait.” - Brook Berman
    在最可怕的日子里她这样告诉自己

    离开纽约的那个清晨
    有一个人对我说 等你回来
    现在的世界那么乱 几天就能天翻地覆、走马换灯
    不知那个人还在不在
    但我知道 那座城市会一直在那里
    因此所有即将发生的故事也会在里面等着我

     

  • 2011-06-03

    - [2011年冷天]

     

    前天在南京火车站遇到一个人,自称人大到东大交换的医学博士,钱包和学生证都忘家里,跟我借150块钱打车赶去机场。虽然我觉得80%可能是骗子,但想着“万一是真的怎么办”,还是给了。我质疑他的时候,他说“有哪个男生会为150块钱放下尊严撒这种谎?我不是找你讨钱,我只是借。我一定会还!”他记下了我的号,分别后还打电话给我道谢。

    今天我打回去告诉他还钱的账号时,发现那已经是个空号。

    虽然钱是喂狗了,但回想起来至少无愧我心。只是建议大家,碰到这种事如果和我一样狠不下心,至少拿手机拍个照,发现是骗子可以传到网上人肉死他,而且报警也方便些。

    这是我这等无能之辈所能想出来最折衷的方法了。

    同时,我认为法律应该区别对待“利用别人善意”的骗子和“利用别人贪念”的骗子。前者应该用从严处理,加倍量刑,因为这种行骗对社会的伤害是成倍的。 

     

  • 2011-05-27

    回国 - [2011年冷天]


    回国了
    先去北京在中戏出席一个论坛
    听了三天的论文报告 看了五场戏
    我的感想是:国内的戏剧圈实在太好混水摸鱼了。
    几天下来倒是和亚洲各国的大学的戏剧系系主任成为了好朋友

    然后就是由小路子夫妇陪着各种吃喝~~~


    尤其当我不要脸地把身上仅剩的几张人民币花完之后
    他们连在潭柘寺拜菩萨的香火钱都帮我付了
    小路子,快回上海来让我报答你吧!

    接着我就回上海啦
    于是就是这样:


    虽然回国了有好多好吃的 见到了久违的朋友
    还有家人的溺爱
    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在纽约的时候
    觉得生活才刚刚开始
    不论是日常起居、恋爱、事业还是玩乐
    艰难是常有 但知道一切在自己的手上
    展望未来时 虽不能看得一清二楚
    但就是感到闪闪发光
    知道每天自己在朝着一个更好的方向前进
    在越变越美、认识的人越来越多、东西越写越成熟、资源越来越多

    回国了之后
    这种得意立刻被一个叫做“年纪也不小了”的观念抹煞
    周围人迫不及待地把你按上一个轨道
    仿佛这个轨道之外别的生活状态都不能被称为幸福
    满耳所及都是“25岁之后女生贬值,男生升值”、“30岁前嫁不出去就完了”
    时尚杂志的封面都是教人如何扮出少女风
    女明星出来大家先看的就是有没有暴露出颈纹
    我立马有一种“从现在开始老娘的人生要走下坡路了”的感觉

    我一直害怕在美国的日子呆得长了之后
    心中的那杆秤会向着那里倾斜
    所以坚持每半年回国一次专门接地气
    可现在有时听到一些大家都视为普遍公理的话时
    真的会忍不住想“哇塞,你们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肿么办呢


    奉送剧照一张,截自某言情/时尚/偶像/伦理电视连续剧
    我觉得这句台词十分hardcore
    从内容到气势
    都像是歪打正着地替我发出了一声呐喊!

    我的人生不管在走下坡路、上坡路还是平地,都会走得像上坡路一样的。

    而这一路上具体的走法,
    都关其他人屁事。

     

  •  

    Mo says:
       对了 我今天坚定信念 姐要灭绝自己的DNA
       打死不生小孩
       我今天和一个baby困在一个车厢
       从72到42那么长的一段 小东西哭得我耳朵都快聋了

    Zoe says:
       。。。。。。。。。你可以请保姆阿

    Mo says:
       我就在想微虾米我要浪费我得青春精力时间在这么个小赤佬身上

    Zoe says:
       我觉得孩子是一定要生的,不然生命没有延续,你从宇宙、生命的角度来看,好悲哀的
       我觉得这个比红更重要

    Mo says:
       没关系
       万一我生了个呆瓜麻瓜 那我就自焚好了
       by the way 青红是个满好的电影
       我肿么一直都不知道呢

    Zoe says:
       不可能的,娘聪明孩子肯定聪明
       所以你看那种很有前途的男孩子,妈都他妈的超级厉害
       哦,我看看去

    Mo says:
       我对美国的教育失去信心
       我对国内的教育完全没兴趣
       对 我要把我儿子塑造成最天才的gay

    Zoe says:
       我的小孩肯定不能从小在美国长大,我希望我小孩有很多花花肠子和心机,不能那么天真

    Mo says:
       i am okay with a cute son-in-law

    Zoe says:
       i think that would be perfect for u
       because otherwise 你肯定看儿媳妇不顺眼的

    Mo says:
       exactly 
       我觉得你可能会喜欢青红
       是讲上海的
       又讲我们父辈那一代的教育恐怖主义 精神上的abuse
       但是你又知道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
       所以看得就很难过

    Zoe says:
       哦!

    Mo says:
       贵州的上海知青想回上海
       可是孩子是贵州土生土长的
       想谈谈小恋爱念个技校就这么一辈子好了
       然后父母有那种老子自焚也要回上海的狠劲
       其实那是一种我们无法想象的frustration

    Zoe says:
       挖,这是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人生“谈谈小恋爱念个技校就这么一辈子好了”

    Mo says:
       就像你现在硬把我放到柬埔寨
       我也要发疯要回去
       那是因为我们长在大城市
       要是我们长在贵阳下面某个破地方 每天的世界就那么大
       我也想穿穿20块的红皮鞋
       找个街里最帅的男生结婚跟我妈一样得了

    Zoe says:
      有一个更恐怖的假设
      请想象一下:
      你牛比轰轰地在columbia念MFA,然后在纽约导演界成为冉冉上升的新星。这时——

    Mo says:
       签证挂了

    Zoe says:
       不,你暑假回国去敦煌玩,被他妈的下药,然后拐卖到西北农村,给一个40岁的光棍当媳妇。
       我操。

    Mo says:
       操操操
       你不要吓唬我

    Zoe says:
       我操,你想想
       那种暗无天日的ridiculous
       那种ridiculous的暗无天日

    Mo says:
       那我真的要自杀了
       。。。
       你说要是回国那种抓着你说你是他媳妇闹矛盾的人贩子来了怎么办
       我今天想了半天唯一的方法是喊英文
       希望同志们看着我是国际友人的分上救我一把

    Zoe says:
       你真聪明
       他也喊
       他乱喊
       然后当地警察反正听不懂 更加以为你们是夫妇

    Mo says:
       操 玩了

    Zoe says:
       good luck with that

     

  • 2011-05-05

    演出结束 - [2011年热天]


    演出很成功
    更重要的是 很快乐
    剧组里每一个人都善良、有趣、聪明
    排练、和导演边夜宵边开会、跟着video designer拍投影用的影像、聚餐、彩排……
    每天都很充实 每天都有好多盼头
    整整一个月 仿佛生活在云朵里

    到了演出的那几天 云朵被五光十色的舞台灯照着 变成了彩云
    我穿着好看的裙子坐在台下享受每一句台词被说出的瞬间
    演出后又有花收 又有好朋友的祝贺和拥抱
    然后收拾东西去酒吧庆功

    真的好爱Henning
    这个挪威男人是疯狂和分寸感的结合体
    粗野和精致的结合体
    hardcore和soft heart的结合体
    懂得我剧本里的每一句话 把这个戏当自己孩子一样投入
    把剧组的每一个人照顾妥帖 迷得团团转
    时时刻刻掌控着每一个细节 烟瘾超重
    他有良好的品位 和一个经济能力出众、在一起8年的西班牙男友
    住Chelsea 抽雪茄 喝威士忌 用铁质镂花的灶台

    男主角非常非常帅
    Henning有一天抽烟时狡黠地对我笑:“I know you have a crush on him. But believe me, he is too young for you. He is even too young for me.”
    说完后回到室内 王八蛋自己继续找男主角单独聊天
    。。。


    排戏、演出有多快乐
    散场就有多失落
    每个戏做完都好像是从云端跌下地面
    天天泡在一起的那个团体突然消失了 又只剩我一个人
    导演接下一个活 演员获选新的角色
    他们都能直接进入新的剧组
    而我回到了电脑前 重新开始漫长的个人的写作
    不知道下一个戏开排是在什么时候

    云逸昨天搬到路易斯安娜工作去了
    3年前 她和我坐一班飞机从南大到Columbia来念艺术
    362 Riverside Drive 她住5楼 我住9楼
    3年下来 我们变得像姐妹一样
    她走了以后 我觉得这个城市又空了一点

    生活中的人就像流水一样
    眼看着有些很珍贵的人渐渐地疏远了
    我不知道该怎样挽留住曾经的美好时光
    新的人不断出现 以各种惊喜的方式
    好像是老天为了弥补那些空缺

    但当我想起消失的那些人们
    依然觉得好难过
    我轻轻在心里唱一首你听不见的歌送别你离开